歷 代 觀 音 造 像 畫 像 精 賞八大胜官网 析
时间: 2019-01-16 13:15    来源: 未知|作者:admin 浏览次数:

  画面中春蚕吐丝般紧劲铁线所表示出的崇高高贵造型技巧令人叹为观止:菩萨那华腴饱满的肌体、婀娜多姿的身形、烂漫如花的手姿、当风飘举的吴带、小巧剔透的头光以及浓淡相宜的敷色,皆令观者眼花神迷。

  这是一幅十分罕见的元末明初以男观音为主尊的白衣观音图;又由于画面左上方有其时杭州灵隐寺掌管慧明禅师的题赞而闻名。此画表示的是主尊白衣观音菩萨安宁地危坐于普陀山珞珈山海边岩石之上,身侧危峰兀立、峰峦叠嶂,身下浪涛翻腾,死后绝壁上方枯藤松柏斜插。在松枝下方,观音菩萨发髻高束,披戴风帽,面相圆润,神志安宁、法相庄重。一袭白衣天然垂下,衣纹简练流利、崇高典雅。唇下的一缕髯毛显示主尊为男观音。

  此黑水城出土的唐卡设置装备摆设内容很是丰硕。观音带多层头光,基层主三面头光为粉赤色,上层诸面头光为白色卵形。头光外圈有五道色彩,呈放射状,最外层的大圆赤色背光极为超卓。

  这尊观音与常见的一头两手的显教观音像分歧,祂的头顶共有二十六个菩萨头和一个佛头,有一千只手,每一只手的手掌两头又有一只眼睛,所以称为“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是密教观音的一个主要典范。

  画中观音如绝世玉人亭亭玉立,风中侧头,关爱的眼光落在篮里的红鱼上。鱼下垫着的水草更详尽地表示了观音对鱼的无微不至的爱心。白皙的双脚一如她白皙的肤色落在灰尘上,代表纯正入世。把鱼画成赤色,那是画家的绝妙构想。不只是观音要关心鱼,画家更想看画的人留意它。

  面相丰圆,头戴宝冠,冠中有阿弥陀化佛像。斜披天衣,腰系长裙,璎珞环钏饰身,神志肃静严厉。身内两侧伸出40只大手,各持法器、法物。其他千手各有一眼,拙劣地构成圆形法光,配做观音的背光,看上去像莲瓣编成的大花环,又像发出万道光线的红日,在有数只眼和手形成的花环和红日之中,观音菩萨结跏趺坐于莲花宝座之上。

  主尊水月观音结跏趺坐,化佛冠,左手持净瓶,右手持柳枝,榜题“南无大悲救苦水月观音菩萨”,下方两侧各一身供养菩萨,榜题均为“持花供养菩萨”。此画下方有一篇根基完备的《绘观音菩萨好事记》,尾署“于时干德六年岁次戊辰蒲月癸午朔十五日丁酉题纪”,时为968年。

  此画是狩野元信的代表作品,亦是日本美术界较为出名的一幅画,在日底细关绘画的论文中被频频援用。绝壁下、攀岩上,主尊观世音菩萨头戴风帽,发髻高束。细眉长目,双目微垂、脸蛋圆润,神志安宁。身着一袭白色衣衫,佩璎珞庄重全身。衣褶线条流利、天然垂下。呈跏趺坐安住在波澜盘岩之上。两侧似悬崖绝壁、古树枯藤,下方嶙峋怪石、波澜翻腾。

  此画发觉于敦煌藏经洞,斯坦因所搜藏之图像,系唐末之作品。菩萨身以璎珞天衣庄重,其右手持柄香炉,炉中出香烟一缕,烟中有五彩云,云中现净土宝楼阁。左手持莲华,华上有宝幢。其死后有一女人侍从。图之右上方,书‘带路菩’三字。

  这是一幅极其精彩、描画详尽、色彩娇艳的九世纪晚唐绢画,出自敦煌莫高窟第17窟。图地方大圆光中,主尊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结跏趺坐于精彩莲座之上,顶有华盖,头光由尖形光线堆叠构成,外圈为蓝色火焰纹。

  辽代,观音造型从全体气概看,根基上是承继盛唐期间的观音造型。到了元代,密宗造像因为教义以及地域、民族、风尚的分歧,因此艺术气概也有了较着的区别,观音造型大都为赤裸,大都抽象是细腰,面相上鼻高且直,唇较薄,两颊较瘦,在造型上靠近印度情势。

  据画面题记,此图系朝明显宗五年(1550)仁宗的妃子恭懿王大妃为祈愿仁宗(1545在位)冥福而作,内容依《妙法莲华经》卷七〈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及《楞严经》记述,由李自实绘制,尝供奉于韩国全罗南道灵岩郡道岬寺金堂。依题记果断,此幅是韩国现存独一的三十二观音应身图。

  这幅明代大型绢画,尺寸巨大,绘制精细至极。以罕见宝贵的动物及矿物颜料绘制而成,并施以金粉,色彩都丽沉稳,衬托出观世音菩萨绘声绘色的神志与崇高的韵味,生意盎然。

  此图上部核心有圆轮背光,圆内观音菩萨头顶化佛宝冠,跣足直立于置在供坛上的莲座上,42只大手对称地各持法器、宝贝,此中肩上一双大手,一手举赤色日轮,一手举白色月轮;胸前双手合十;还有双手胸前作说法印,另有两手腹前作“法界定印”。圆内有有数只要眼小手构成观音的背光,圆外周围由上而下对称地画出观音的部众家属:最上层为四大天王;向下是大谈锋天女、婆薮仙;再向下两头供桌上置香炉供养,两旁为日藏菩萨、月藏菩萨持供盘,再两旁是火头金刚、碧毒金刚、大神金刚、密迹金刚等。金刚摆布下方两身小像为象头毗那耶哥、猪头毗那也哥。观音下部两头为供养发愿文,右为水月观音像,左为女供养人画像。整幅画面构图拙劣,主题凸起,条理分明,对称平衡,人物活泼,色彩辉煌光耀,尽管历经千余年,好像新画一样。绢画实在地描画了观音菩萨的庄重妙相、慈悲仪容。

  丁云鹏(1547—1628年尚在),字南羽,号圣华居士,休宁(今安徽休宁)人。善画人物,佛像,尤工白描,兼能山川。晚年人物画用笔细秀严谨,取法文徵明、仇英,后变迁为粗劲苍厚,独树一帜。所作题材多为罗汉、观音大士和汗青人物故事等。又能作山川,近吴门文氏,偶用米法写山,处处臻妙。并绘制了不少册本插图,对其时木版描绘艺术拥有必然影响。曾为名墨工程君房、方于鲁画墨模。

  明代的观音造型不只承继宋代的造型,更与盛唐期间的观音造型有些靠近,观音头戴花冠、面相丰腴、衣纹跟着身体动势突出凹入实在性很强。造型上多数采用简约、明快的伎俩圆浑活泼,拥有很高的艺术程度。

  唐卡最上端是五尊如来像,身相着色各不不异,有绿色、赤色、黄色、白色、蓝色,别离对应于不空成绩如来、阿弥陀如来、大日如来、宝生如来及不动如来。五尊如来下方,观音菩萨死后摆布有二比丘,手结抚慰印,正常以为他们是阿难和大迦叶尊者。观音两侧为四大天王;其右手一侧是东方持国天王、持伞者是北方多闻天王,左手侧是南方增加天王和持蛇者西方广目天王。唐卡底端别离是马头金刚、白伞盖佛母、摩利支天及绿度母。

  释教于东汉期间传入中国汉地,吐蕃王朝期间传入中国藏族地域,观音菩萨崇奉也于初传之际便先落伍入汉藏地域。观音崇奉与汉藏保守文化彼此融合,艺术气概逐步民族化,最终演酿成为中国影响最广的众所周知的释教尊神,构成了内涵丰硕、情势多样的观音文化与艺术系统,蕴含雕塑、绘画以及各种典范等多种情势。观音崇奉也成为中华民族保守文化的主要构成部门。

  唐代期间,观音造型是丰满成熟的阶段,这一期间最主要的成绩是愈加较着的走向世俗化,因而,更进一步的表现了其时的社会繁荣。观音造型的暖和与娇媚充满着芳华的活力、到达了史无前例的完满。观音日益女性化,面部圆深、眉弯而长、详目、着宝冠式高髻,拥有少女或少妇的面相特性,常表示一种轻柔娇羞的神志。

  为了弘扬释教内容,同时为了争取泛博信徒的生理,在造型上必需使释教中这些神“人道化”使信徒在生理上感应亲热、容易靠近,如许信徒才肯把祈求、希望都依靠在这些“人道化”的神身上,此中观音造像就能反应各个时代社会糊口的一个方面,从各个时代的观音造像的演变能够证实这种环境。

  听说就是在延历23年空海入唐搭船脱险时观音于风雨中出现化解船难的画像。此尊观音造像与正常颇为分歧,手执莲花,头戴宝冠,瞋目扬眉站立在一个木质的漆器台座上,壮硕饱满的身躯披着淡金黄色的长袍,在风雨中飞舞着,双袖茸茸的的羽毛也跟着飞扬,充满了速率与动感,衣服纹饰秉承唐代的截金法描画精细的纹样。

  此画像为明代福信女林观十娘为保身体安然而出资所绘,此画绘制极其精细讲求,笔触镇静严谨、设色慎重,所绘观音面庞打量、严肃逼真。头饰富丽宝冠,上有化佛(阿弥陀佛)。菩萨面向饱满规矩、宽额、脸型周遭,目为丹凤青莲华眼,呈微睁状,脸色静穆平和,高鼻柔唇,有髯毛。配饰璎珞珠宝挂件,身着富丽衣衫,跏趺坐于富丽的莲花宝座之上。在绘画上,能看出作者沉稳详尽的画法及严谨的构图与明代中期的宫廷轨制是慎密相连。技法娴熟,线条沉稳无力,佛像标准谨遵造像量度经所绘,笔触法式严谨,最渺小处皆描画的活泼逼真。

  宋代,观音造型在唐代的根本上,衣饰上较唐代庞大,在面部描绘上,人物颊额丰圆适宜、面庞婉丽、戴翠绕珠围的花冠仿佛像一种世俗贵妇人的抽象。这时的观音造型已成长到圆熟的境地,其动作表示及衣饰都天然活泼流利,充满诱人的艺术魅力。

  本图为面向画面左侧的十一壁观音象。图象的右手垂在膝前,指模呈“与愿印”(指实现祈愿的指模,手心朝上五指向下皱缩),手腕带着数珠,左手拿着一瓶插有红莲花的水瓶。观音的头上有菩萨面、瞋怒面、狗牙上出头具名各三面,及大笑面、顶上佛面各一壁,共有十一壁。

  翠竹下、磐岩上,主尊观世音菩萨头戴宝冠,顶有化佛。发髻高束、发绺垂肩而下。细眉长目,双目微垂、脸蛋圆润,神志安宁。身着一袭白色衣衫,饰以赤色边沿,佩璎珞及手镯庄重全身。呈自由姿安住在波澜磐岩之上。身旁置有一金色的净瓶,内插一株碧绿的杨柳枝,天然弯曲下垂,悄然默默而立。上方祥云缭绕、小鸟翱翔。下方嶙峋怪石、波澜翻腾,摆布两侧有善财孺子和龙王在参拜观音菩萨。

  此图为十分罕见的密教十世纪绘画,全图分为上中下三段,上、中段属于金刚界曼荼罗图。

  这是一幅十分精彩细腻的敦煌绢画:主尊不空羂索观音一壁八臂,结跏趺座于莲座之上。头上顶戴化佛,左肩披着以四个小白点为一菱形组的玄色鹿皮。八臂中次要双手各于胸前持长茎莲花。其余各手别离持短颈水瓶、如意宝珠、长颈水瓶、卍字宝印、羂索、与置膝结指模、主尊雷同S型的头光是中唐当前常见于敦煌壁画中的情势,头光之上为宝树环绕的伞盖,其间宝花怒放。背光下方为菩萨危坐的大莲花,其下为植有含苞待放的莲花之方型宝池。

  此图为元代画家颜绘所作,水月观音为三十三观音之一,凡是描画其坐于临水岩石上,带大圆光。此图观音脸部圆润,神气安宁,双手抱右膝,坐于岩岸上,死后为通明大圆光。观音身着透薄天衣,模糊可见臂膀。衣纹线条流利,以淡墨表示衣褶深浅。观音右侧为蓝色琉璃器皿,中置杨枝净瓶。岩岸下为波澜江水,后有松柏盘岩及飞泉直泻。全画以水墨为主,全体色调宣淡而明快。

  此幅“如意轮观音图”的上部树木取自技法超前的水墨画,尊像部门正常以为是彩色如意轮观音像的水墨画版。观音的衣裙及宝冠、莲花宝座等处施有细腻的金泥图案,却并不精明,圆光的背后模糊可见的岩石采用淡墨描画,画面全体环绕观音形容其四周的空间,本图是唯有通晓水墨技法的良全方能绘成,作为14世纪的水墨佛画也堪称是极其顺利的。画面右下角有“海西人(kaiseijin)良全笔”的金泥题名。

  观音是中国甚至世界释教中传播最普遍、影响最深远的菩萨,别名观世音、观自由。按照释教典范,观音是西方净土世界阿弥陀佛的上首菩萨,与大势至菩萨一路并称“西方三圣”。观音典范《心经》代表了大乘般若思惟精华,观音崇奉集中表现了释教慈悲济世的宗教抱负与底子追求。

  观音菩萨发绺披肩、脸蛋圆润,法相庄重。结跏趺安住于须弥座莲台之上。身着菩萨天衣,饰以璎珞宝珠庄重全身。圆轮背光中对称地画观音菩萨伸出的42只手,此中一双主臂高托坐佛像于头顶、还有一双主臂当胸合掌、另有一双主臂托钵结禅定印。除了三双手作法印,其他各手对称地持各类法器、法物。观音两侧对称地站着二十八部众中的部门天王、众神。如四大天王、婆菽神仙、吉利天女、阿修罗王、火神王等。法座下朴直中为梵天正在请法的背影。此画人物浩繁、排场恢宏、是十分精彩的明代艺术珍品。

  白衣观音别名白处观音、白住处观音,是观音菩萨出现的诸多边幅之一。白色喻纯凈,意味菩提之心,暗示观音胸怀菩提之心。据《观世音现身各种愿除一切陀罗尼》经中说,供养此观音时使用白凈的细布画观世音形像——身着白衣,坐莲座上,一手持莲花,一手提凈瓶。听说诵念白衣观音经咒后白衣观音即可呈现,并且能随供者所欲求愿悉得。因而,白衣观音也是密宗经常供奉的观音菩萨之一。中国古代很多画家都曾画过白衣观音像,元、明当前这个题材较为风行。在敦煌遗画中,白衣观音像并未几见,此画为国内仅见的晚期作品。

  晚期的观音造型是男性,魏晋南北朝期间的观音,面部饱满、眼大而凸、眉长而平、鼻深高隆与额齐平、耳长齐肩、头戴宝冠,宝冠前次要是花髻,是贵族富人的粉饰。随后由瘦长的脸型转化成半圆的脸型。隋到唐初阶段观音造型面部丰圆适中,方额凸起,抽象起头呈现女性抽象,发冠样式有低花瓣式、高发髻,宝冠上另有双带下飘,身上的璎珞精细复。

  绘制于公元700年前后的法隆寺金堂壁画,是飞鸟时代现存独一的佛画。这些壁画是遵循释迦佛天界、阿弥陀佛天界、弥勒佛天界、药师佛天界的释教措辞,在金堂四面大壁共十二面壁上绘制而成的,这是日本最古、最大规模的佛画群。

  水月观音游戏坐于铺着条毯的石凳之上,右腿半盘,左腿蜷曲而立,右手柱在石凳上,左手搭在左膝上,脸色闲雅,背靠于岩石。岩石嶙峋,岩石间两颗竹树高耸而立。在观音的左旁石凳上安排一个清水瓶,瓶口插着杨枝。水瓶上方是站在浮云之上有背光的孺子。观音被淡淡的圆光所覆盖。石凳前边是一弯河水,接近观音前边的水中荷花绽开,意味彼岸极乐净土。而接近别的岸边则波澜澎湃,喻指娑婆世界。

  如意轮观音是密教所传六观音之一,其图像正常为六臂相。至于其手持之宝贝及印相,则依经轨分歧而有多种差别。据《如意轮瑜伽念诵法》所示:如意轮观音具六臂,全身金色,头上结宝顶髻,戴庄重冠,以示庄重。冠中化有阿弥陀佛,住于说法相。六臂暗示能游于六道,以大悲心排除六道众生各类磨难。

  信士弟(子)衙前节度押衙银青光禄医生检校太子来宾兼御史医生上柱国程恩信奉为亡姊敬画好事二心供养。

  本图中的观音眉眼微吊,僧祇支提至胸高位置的边幅和穿着造型较为稀有,阁下可见带有柏叶的树木,这些对普陀落伽山景观的描画与中国宋元代以及日本镰仓至室町期间大量描画的图像稍有分歧。在其它作品中也可见对定式部门进行转变的容姿,因而在通例普陀落伽山白衣观音图像呈现之后,这些即被视为很是规的作品。

  张僧繇,画家四祖之一,擅采用高低晕染法写真、顼道人物,用“疏体”画法。本画线条简练流利,形神备至,不似《二十八宿神行图卷》等摹本线条矜持、抽象板滞,应断为真迹。如是,则此便为世上秘本了。

  此画是朝廷官员程恩信为已故大乘寺坛头阁梨妙达供养敬画了此幅十一壁观音像。画面下部供养人画像,画一男供养像一女供养像对坐,于一矮几上。右侧为一比丘像,死后立一小比丘尼像。题记:亡姊大乘寺坛头阇梨妙达邈真二心供养 右侧男供养像,死后立一小孩供养像。

  观音菩萨头戴宝冠,顶有化佛,眉间有白毫。脸蛋圆润、五官秀美,神志安宁、法相庄重。身佩项圈、璎珞、臂钏、腕钏等饰品庄重全身。斜披赤色络腋。胸前上二手各拈长茎莲花,中二手当胸合十,下二手置于腹前结禅定印。身侧各手执日轮、月轮、莲花及净瓶平分歧持物。死后有有数双小手,每只手画有一眼,构成圆轮背光,外圈绘赤色火焰纹。

  此图中的配角,曾被日本美术史家矢代幸雄誉为“幽婉的梦幻般的白衣观音”,危坐于溪边的岩石上,神志肃静严厉,作冥思状。观音慈眉善目,脸色安宁,令人寂然起敬。旁置清水瓶,死后石崖长有看重野竹,间有淡淡清岚。观音衣纹用淡墨,圆润流利而简练;岩石用披麻皴表示,用笔秀逸,画面清寂静穆,很好地再现了观音菩萨大慈大悲、大孤单、大关心的心境。

  主尊观音菩萨呈游戏坐姿于石座上,慈悲安宁。右侧有倾斜的山岳,左侧石桌上有内插柳枝的水瓶,石座四周绿水飘荡,右下方岸上有信徒二人,一人双手合掌祈求。从衣饰特性可知,此人无疑是其时的文官抽象。另一人身段高峻,上身赤裸,肤色暗红,下穿赤色长裙,双手前举插有芍菊的花瓶。此人可能是一位西夏酒保。二位信徒在岸边隔水参见观音菩萨。观音菩萨面相及头冠为藏地气概特性,其余为汉地特性。西夏国事释教流行之地,西夏绘画融合了汉藏艺术气概,这幅图有极其主要的意思和价值。

  图中观音面庞慈祥,危坐于仙坛之上,幼童侍女恭顺地站于两侧,水面上,一身着盔甲的军人站于祥云之上,水中老龙王面朝观音持笏板相敬,四周竹影婆娑,祥云缭绕,一派瑶池。笔触纤细流利,人物神志描绘精美。

  观世音菩萨(梵文:अवलोकितेश्वर,Avalokiteśvara),观世音是鸠摩罗什的旧译,玄奘新译为观自由,中国每略称为观音。观世音菩萨是释教中慈悲和聪慧的意味,无论在大乘释教仍是在民间崇奉,都拥有极其主要的职位地方。以观世音菩萨为主导的大慈悲精力,被视为大乘释教的底子。

  新鲜的鱼,代表的是生命自身,该当活在水里---适合糊口的情况中。观音要把鱼带到哪里?对!分开这只要风尘的现世,到“有水”的处所去。观音右手挽篮,左手挽带,表示不只要超度众生,还要超度本人。

  在释教的浩繁菩萨中,观世音菩萨也最为民间所熟知和崇奉。在中国的江、浙、闽、广等地域, 以及南洋华侨间,观音崇奉极为普及,所谓“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浙江的舟山群岛,自古以来也不断被视为观世音菩萨应化的道场。

  观音和洽事天的身躯以纤细的墨线描画,轮廓在线再以朱赤色稍加晕染。观音的衣裙上,除了金箔和金泥外,还以金箔细切而成之截金,在整块布面上贴饰出纹样。其截金粉饰的精美表示,在安然时代的佛画中,可谓是出格华美的。别的,光背上也粉饰着金箔及色彩缤纷的纹样。

  万顷波澜,四天王背负着一座七宝莲台,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十分庄重地站在台上。摆布各有两位菩萨陪侍,下方的天龙八部双手合什,向观音菩萨示敬。观音菩萨头戴化佛宝冠,绀发垂肩,双唇上下都有胡髭,仍作男相。但五官秀美,已流显露女性化的特质。全图赋色妍丽,璎珞粉饰和七宝莲台都描画得十分细心。人物衣纹线条柔劲流利,这些特色都与传至日本的南宋佛画十分雷同,是一幅罕见的南宋释教绘画精品。

  千手观音具有千手、千眼,藉以救助世间的芸芸众生。观音头顶上画有十一个小颜面(三面菩萨相、三面白牙向上相、三面忿怒相、一壁暴笑相、一壁如来相),以及意味阿弥陀如来的化佛。千手的表示,包罗持有锡杖与三钴杵等、掌上有眼的四十二只大手,以及有数只小手。作天女造形的好事天(亦称吉利天,广施福德之女神)和婆薮天胁侍于观音两侧,从而形成三尊象的情势。此中,婆薮天是婆罗门身世而侍奉于观音的神仙(婆罗门是印度种性轨制中最高职位地方者)。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