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冰球冰球 >龙七公:何必右手反对 左手製造腐败

龙七公:何必右手反对 左手製造腐败

十八大之前有腐败,反腐口号没少喊,腐败也没少抓。但十八大之后人们仍然看到,在抓了比十八大之前还多的腐败分子后,腐败仍然没有有效制止。有的官员还是继续腐败,他们依然存着侥倖心理:抓着的都是倒楣运、站错队或者非红二代,反腐败就是政治斗争,只要在政治斗争中没有站错队,反腐败就不会反到自己的头上。

部分民众也持这个观点。至今还有人认为薄熙来不是因为腐败下台,而是因为政治斗争失败而下台,他只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薄熙来仍有深厚的群众基础,他们仍存政治幻想,希望薄能东山再起,甚至一些左派人士发起的民间组织把他聘为名誉主席。

左派的逻辑本来是推向民主,在中国逻辑的支配下,却推向了极权。他们希望通过超凡魅力的领袖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他们视而不见的是,毛泽东的极权也是伴随着极端的权力滥用与腐败的,极权的滥用通过天堂的方式把他们送进反右、大跃进、文革的地狱。

制约权力避免失控

也正是这样的群众基础,把权力很快地推向了绝对权力,并使绝对权力具有了滥用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哪一个不受制约的绝对权力,都会产生大大小小的土皇帝。土皇帝们通过各种方式破坏宪法,打压维权的民众和维权律师,通过各种苛捐杂税鱼肉民众。

每个土皇帝都是大大小小的利维坦,他们不断吞食社会,让社会没有活力,让社会枯萎,迫使有产阶级用脚投票,让无产阶级仇恨满天,让中产阶级失去信心,让政治精英、经济精英和文化精英极度失望。

在政治精英裏呈现大面积的懒政,在经济精英裏呈现大面积的跑路,在文化精英裏呈现大面积的批判者,这些都是极度失望的表现。更重要的是,民间舆论和官方舆论已没有重合,各玩各的,各说各的,春晚更把自说自话推向了高潮。个人崇拜的歌曲出来,孝顺父母变成孝顺国家,春晚无可指摘地自打了一百分。颂圣的文化糟粕又以新的方式展现。有人乐观地视为新权威主义实现,通过新权威主义可以实现社会正义,实现法治,实现民主。他们把大陆当台湾了,以为大陆也会出现蒋经国式的人物,实在太高估权力和人性了。

绝对权力绝对滥用和绝对腐败,这是政治学的通识。如果不在限制权力上下足工夫,如果权力不受有效制约,绝对权力自身的滥用与腐败就难以避免。对美国来说,总统是靠不住的,即使有宪政民主制度。对中国来说,绝对权力更是靠不住。对政党来说,无论具有甚幺高尚目标与崇高道德,如果没有政党之间竞争与互相监督,政党的绝对权力也会导致政党的绝对腐败。崇高的目标和理想都是由具体的人来实行的,具体的人具有人性的幽暗与不足,谁都避免不了追求名誉、地位、金钱、美色的冲动。在没有制约下,谁都会腐败。

加强法治制度建设

如果右手反腐败,左手强化反腐败的成果,就必须加强反腐败的法治制度建设。让左派由追求极权转而追求民主,让政治精英都成为反腐败的力量,让民间舆论有效地发挥监督作用,由精英治国变为精英民主治国。由社会舆论把靠不住的绝对权力关进笼子裏,让权力在分立制约的同时在阳光下运行。

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