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职业体育 >教局机制穿窿 难防虐待儿童

教局机制穿窿 难防虐待儿童

教局机制穿窿 难防虐待儿童接连发生的幼童受虐事件,揭发了教育局在处理虐儿问题上存在漏洞。

今年初接连发生幼童受虐事件,其中一名五岁女童更不幸离世,反映了虐儿或疏忽照顾儿童事件在社会上绝非罕见,社会各界,包括政府、学校亦有需要正视、检讨及完善制度,以便各方及早识别和介入事件,拯救孩子。接连的虐儿事件同时揭发了教育局在处理幼童缺课、虐儿或疏忽照顾儿童机制上的一大漏洞:「幼稚园的三十天缺课上报通知期」,除了比中、小学的七天通知期长,教育局亦未有专责人员跟进三至六岁幼童的缺课情况。

教局机制穿窿 难防虐待儿童立法会教育界议员 叶建源

在各方努力下,教育局始落实了新安排,要求幼稚园在学生连续七天无故或在可疑情况下缺课时,必须通报当局,令幼稚园、小学、中学的缺课机制看齐。但是在虐儿事件上,我们仍可以做得更多,以防将来再有同类事件出现,例如,教育局本月便向幼稚园、小学、中学、特殊学校发放《处理虐待儿童及家庭暴力个案》(5/2018号)通告,取代2016年发出的同名通告,便属于完善机制的一例。

校方难识别学子有否受虐

当中最重要的改动,就是明确指出在怀疑学生遭受父母/监护人虐待时,学校毋须徵得学生家长同意,即可把怀疑个案通知学校社工/「已知个案」的负责社工或转介至社署保护家庭及儿童服务课(服务课),釐清了过往指引未触及或含糊不清的地方。这新改动原意是好,但细阅指引,我们不难发现:学校如要有效识别和处理怀疑虐儿个案,现时是必须依赖前线教师和驻校社工的意识、经验和警觉性;可是,政府现时在落实政策却未有提供足够资源,态度亦未见积极。

如在幼稚园方面,政府就未有提供驻校社工的资助,现时亦未清楚教育局的「缺课个案专责小组」会否了解及跟进幼稚园生的缺课个案。至于,现时强制小学、中学生上课的「入学令」亦未涵盖幼稚园,变相令校方在学校识别幼童有否受虐一事上增添困难。小学方面,虽然本年度落实小学「一校一社工」,但是较常跟进及熟悉学生情况的小学辅导教师(SGT)却未被纳入政策之内,学校变成只能在社工与SGT之间「二选一」。这做法除未能令小学辅导团队更加健全与稳定,更遑论增加了辅导人手去识别、跟进、处理怀疑学生受虐个案。

本港家庭环境多变,学生问题日趋複杂,教育局在不增加额外资源下,为了学生,专业的前线教师和驻校社工只好疲于奔命,付出更多时间跟进,这无疑只会对教育环境、学生福祉带来负面影响。因此,在调整政策方向为及早识别、及早介入之时,我们亦应确保资源足够及用得其所,否则政策只会沦为空中楼阁,相信亦不是我们乐于看到的发展。